新闻 | 规划 | 建设 | 水利 | 招标 | 社会保险 | 农村经济 | 物业管理 | 疾控中心
论坛 | 视频 | 驾培 | 造价 | 房产 | 公 积 金 | 人力资源 | 超市商场 | 行政服务                      
医院 | 科技 | 教育 | 工商 | 旅游 | 医疗保险 | 人事人才 | 电大业大 | 交通警察   会员中心|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繁体中文
栏目导航
历史搜索
热门排行

首页历史文化乡土文化  
 
北京路 多少漳州人的思念在此折戟沉沙
来源:转载 点击数:586次 更新时间:2017-9-17 7:58:19

(转自 杨晖工作室   公众号:人间烟火ZINGKANG)  

原题名:北京「I」回首北京路,多少漳州人的思念在此折戟沉沙。

南方发达的水系和古城文脉的延续,将十几条老街团团围住。北京路南抵九龙江,与东宋河相依,在近百年的易名、缩改等变化中,始终影响着一代代的漳州人。
 
永靖路、中正路,这些都曾是它民国时期的名字。而那些消逝的历史风貌,却被以一个个名字所纪念了下来:渔头庙、市仔头、少司徒、下营、东闸口。这似乎把漫长的北京路截成了一个个时代,让故事得以在数十年后缓缓拉开。

北京路60号 郑添材

北京路60号的郑添材,1948年时八岁的他漂洋过海,和家人离开南洋,回到了父亲的故乡漳州。像他这样的华侨家庭,在前店后坊的骑楼里,可以找出很多很多。
 
“那时候在印尼泗水,学校只上一上午的课。我爸考虑之后,一定要我回来漳州读书,一来是怕我在印尼学不到什么东西,二来呢,我爸怕我在那边讲惯了印尼话,连中国话都忘了。”郑添材的父亲是漳州人,母亲是莆田人,父亲强烈的执念把他们带回了这座城市,带到了北京路。
 
“回来后我爸买下了这套房子,当时只花了五六百块,当然那个时候的钱很大啦。”郑添材边说边笑,手里却不时地抚摸着略有脱落的白墙,“我们这里也是解放后才叫的北京路,跟厦门路、台湾路那些是一样的。再往上走叫市仔头,是我们以前最繁华的市中心,人们都汇聚在那里。小时候也常到九龙江边玩耍,那时候的小船直接开到北京路旁边的宋濠里,水也很是清澈。”


 北京路 下营

在郑添材的记忆中,1948年国民党军队撤退途中来到漳州,有三个国民党军官就在他家住下。那时候后院的空地也充当起了临时马厩,拴了三匹战马。北京路末的工人疗养院,曾经是一片空旷的操场,国民党部队每日集结在此,操练声此起彼伏,直至离开漳州。之后十几天解放军也来到了漳州,他们并没有住下,战士们穿过北京路的时候,齐声高唱着《团结就是力量》,让郑添材感到无比震撼,热血沸腾。七十年过去了,郑添材声犹在耳,自说间竟不禁唱了起来。
 
52年,郑添材上了离家不远的二中,彼时从北京路去往二中只有沿东桥亭一条路可以走。有一种啼笑皆非的约定俗成,贯穿了他的整个中学时代。那时候的学生们一天到晚打着赤脚,却不是因为买不起鞋。无论冬暖夏凉,但凡有人打破了这个规矩,就要被嘲笑说:“少爷来了。”这段往事一直伴随着他当上二中老师,再到远渡美国,直至最后又回到了漳州,回到了北京路。
 
“我的兄弟姐妹和子孙几乎都在外边了,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想回来,住在这儿。”郑添材看了眼墙边的二胡,这三十年陪伴他的除了它,就是这座在北京路扎根了百年的老宅了。
 

 北京路 少司徒

刘丽琴一家在北京路上的老宅,在95年的一次改造中被征用后,已经不复存在了。这座112号的老厝,于文革前因片区建房而有所易改,最终亦成为了北京路上淡出岁月的122号。
 
“60年的时候,‘六九大水’实在是太厉害了。当时北京路中段有个家具厂,里面的那些沙发啊,床垫啊,就顺着大水冲了出来,卡在了我家的梁柱上。”刘丽琴回想起那场老漳州人尽皆知的特大洪水,往事历历在目。“当时邻居喊我们快跑啊,房子要倒了。水也淹到二楼了,我和妹妹还在屋子里,守在那儿,所幸最后房子没有塌掉。”
 
“以前啊,经常‘做大水’,水经常会淹过一楼,当年没有水闸,宋濠里的水都是直接连着九龙江。每次水漫过去的时候,江里的那些鱼真的都顺着水溜到街道上来了。我表弟就会坐在楼梯口,拿根钓鱼竿,在那边钓鲫鱼,我就坐着看那些水从宋濠里漫上来,非常壮观。”刘丽琴的女儿林晨玫的童年都是在北京路度过的,彼时街上的日常就是她们儿时在外婆家生活的写照。“只要大雨一过,北京路两边的住户都会把家里的被褥啊、家具啊什么的拿出来晒,塞得整条街满满的。”
 

北京路 少司徒

从前每逢农历七月,北京路便“闹热”非常。街道上轮番上演普渡、闹热、宴客、搬戏的节庆活动,市仔头被定在七月十二,而位于少司徒的刘丽琴家则是以七月二十五作为普渡日。那时候刘丽琴的哥哥还曾在一个节日上做过花童,童男童女坐在上面和菩萨一起抬将出来巡街。而到春节的时候,五中附近都会搭起戏台,邻里八方都围过来闹热,整条街都沉浸在过节的气氛当中。孩子们时常呆坐在“五脚距”下,看武师踏着车张灯结彩,舞龙过市。
 
“北京路的话,水都是不能吃的,都是温泉水。水里硫磺太多,但是用来洗澡就很不错。”刘丽琴说起早年北京路居民的饮食用水,都要到溪里面去挑,甚至还有担水推车游街叫卖的,竟也成了一种行业。
 
刘丽琴在旧厝拆迁之前,拍了许多的照片,甚至还有祖母身着晚清服饰的影像,以及写着家人们生辰八字的红纸,这些都被她小心翼翼地藏在衣柜里。而几十年来反反复复不近人情的大水,早已将这些记忆和时光一同卷走了。
 

北京路 少司徒

无论是街道的历史,还是居民的年岁,在北京路上都显得那么漫长。人们离开这里,却依旧恋恋不舍。老街老厝看着一代代人出生,成长,归根,再到老去,为他们种下了乡愁的种子,也让他们在近在咫尺的地方思念家乡。人们在喜怒哀乐中走过了几十年,成就了北京路的一段段沉舸往事,也留下了属于整座城市最深远的记忆。
 

 











北京路街景

 

策    划:杨    晖

影    像:杨    晖

文    字:杨时清

(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禁止删节,侵权必究)

【刷新页面】【加入收藏】【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上一篇:一曲漳州茶歌——读《漳州茶史略》 下一篇:连家船的“代言人”
 

网友点评
没有点评
参与点评

 用户名:验证码: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请文明参与讨论,禁止漫骂攻击
  友情链接
37abc网盘石网盟漳州棋牌漳台王氏宗亲漳州花果网巫锦文中医圈网站历史库白云岛的网站漳州优号网
漳州老字号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关于漳州 | 版权声明 | 站长寄语 |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漳州信息网 Copyright 2007-2019 by www.2898100.com. All Rights Reserved.闽ICP备11002140号-1 公安备案35060202000215号
邮箱:2898100@gmail.com 电话:(0596)2898100 手机:15359698100、15959698100  地址:漳州市芗城区水仙大街19号